当前位置:

教育培训 > 河南周口21岁“女小三”被殴打拍视频后坠亡,生前自称遭到强奸

河南周口21岁“女小三”被殴打拍视频后坠亡,生前自称遭到强奸

更新时间:2021-09-15 来源:周口信息港 字号:T|T

视频

周三,雨一直下,何凯青回到老房子寄居了一夜,她顺手摸了摸墙上的壁画,平坦光滑,没有藏有任何书信,没女儿留下来的任何只言片语。四年多来,她东奔西走,对女儿何艺的死因耿耿于怀。

何凯青不肯相信女儿是自杀身亡,她指出,即便是自杀身亡,也与当年的视频也脱不了干系。

事情还要从几年前说起。

2016年8月24日中午11点,周口市公安局七一路分局接到报警,川汇区车站路一酒店二楼阳台上,找到一具女性尸体。经调查,死者正是21岁的何艺。

就在尸体被找到的前九天,何艺在周口市太康县一家酒店内退房时,遭遇被人殴打并摄制视频,视频被发布在微信朋友圈中一系列事件。

两段宽达七秒的视频表明,一名身着白色衣服的长发女孩面露惊恐,被两名女性冲入撕扯,其中一名女性逃跑女孩的头发,被迫她看向镜头,女孩惊慌求助,不停地呼唤。

这段“小三被打”的视频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风波,时至今日,当地仍有人忘记这一段故事。

当时,有人在微信上大骂她,说道追求她她不愿意,原来是讨厌当小三。还有人说,我情妇你,每月8000块钱。

此时,母亲何凯青对此事一无所知,更知道女儿和一个有妇之夫胡某维持了许久的关系。她只是收到来自女儿的信息,“她说手机坏了,有事让我facebook。”

发小小寒(化名)在朋友圈看到视频后,赶往了何艺的家。小寒敲打了七八分钟的门,女孩才来开门,“她头发杂乱,光着脚,面部有伤到,什么也不不愿说道,也不不愿报案,斥丢人。”安抚了发小后,小寒便离开了。

这是小寒最后一次看到发小,再次得到何艺的消息,是关于她的丧生。

死亡

在警方的笔录中,记者看见,2016年8月24日早于,报案人称之为,他们在事发二楼会议室召开时,曾气味窗外传到的一股臭味,当时他们还以为是垃圾。以后十点左右,同事到阳台打电话,才发现一具女尸,“脚上都是蛆虫”。当即拨打110报案。

涉及媒体报道,办案民警称之为,尸体所处方位在酒店一楼一商铺顶上的招牌与墙体的缝隙之间,因此很难被发现。何艺坠亡时,身体并没在空中划入弧线,或系垂直坠落在。警方现场勘验笔录表明,在酒店楼顶边缘发现了何艺生前所用手机。

与此同时,何凯青已经连续多日联系不上女儿了。几经周折,她打听到女儿曾经常出现在一处家属院附近,她在那里徘徊着询问着,期望能得到女儿的消息。“我幻想过很多种可能,也许她误入直销的组织了,被人绑着,不想她休息。”

8月24日一早,希望幻灭了。

何凯青忘记,他和丈夫赶往现场时,周围没警戒点,遗体已经被带走了,她甚至没有见过女儿最后一眼。

尸检结果显示,何艺尸体被找到时已高度腐败,口腔内有大量丧生蛆虫,头面部将近白骨化。

法医鉴定意见为,死者系高坠导致体表大面积挫伤,右侧上下肢骨折,胸部肋骨多发骨折,肝、脾破裂,“如此严重受损又未被及时发现,从而造成其疼痛休克终致死亡。”

2017年3月,周口警方向其母亲何凯青开具《未予立案通知书》称之为:何艺非正常丧生案,根据现场走访调查,勘查和对死者的法医学检验,该案无犯罪事实发生。

结识

何艺死后,何凯青才逐渐知道女儿的经历。

2014年的一个暑假,还在当地读幼师的何艺经过朋友讲解,在当地一家茶社做到服务员,也由此与茶社老板胡某相识。

起初,何凯青并不同意,她认为孩子还在读书,年纪太小,不用打零工,但孩子们告诉她,只是去做迎宾工作,何凯青才同意了。

在何凯青眼里,女儿乖巧善良,年纪尚小,但慢慢地,她找到女儿开始发呆,带有愁容,“我实在孩子大了,有心事了。”

根据记者获得的资料表明,胡某,1987年出生于,不仅为该茶社的老板,其还拥有另一个身份,名字为任某某,曾兼任中原银行扶沟分行行长助理、风险部主管。事实上,胡某已婚,且与妻子阿香(化名)有一个孩子。

案件发生几个月后,双方再婚。胡某也已离职去外地。

何艺死后,根据胡某供述,2014年10月左右,他和何艺发生了男女关系,期间试图中断,但直至何艺丧生前,一直都保持着这种关系。期间,何艺还为他堕胎三次。

母亲何凯青称,事后,她想起女儿曾拍摄过一张照片,照片中,她穿著新买的连衣裙,和朋友车站在一起。“她告诉我,那是老板卖的,我当时实在怎么老板还给买衣服,但女儿告诉他我,她朋友也有,那是工作服,是为了茶社的形象。”

何艺离开后,何凯青想起,她曾给女儿房间离去卫生时,找到了一本日记,日记上的大致内容为,“她说她认识了一个男人,她骗了,那个男人有妻子有孩子,她还为他打了三次胎。”

何凯青忘记,她问女儿怎么回事?可女儿很生气,只说是抄录的小说片段。自那以后,何凯青再也没看到那本日记。

据媒体报道,办案民警曾吐露,初步怀疑,胡某与何艺刚认识时掩饰了婚史。

被打

2016年8月14日晚,何艺和胡某居住于在周口太康县的一家酒店内。第二天早上七点多,胡某先行离开了酒店。当日13点多,何艺回到一楼退房。在大厅中,正和前来吃饭的胡某妻子阿香和阿香朋友遇见。

据事发酒店收银员笔录,当时女孩正在退房,大约两分钟后,进来两个中年妇女,“看见这个女孩就大骂,其中一个中年妇女朝这个女孩脸上呼了一巴掌,另外一个中年妇女就拽着女孩的头发。”同时,收银员回忆,事发之时,一名男性正在摄制视频。

紧接着,阿香将何艺带回该酒店四楼的房间内,此时房间内还有阿香的其他朋友。随后,阿香的母亲,胡某、胡某母亲、胡某妹妹也前后到该房间。

房间内,拉扯、训斥过后,何艺被阿香要求让其母亲来相接,何艺不同意。据胡某称,他离开后,还拨打了110报警。旋即后,何艺被允许离开了。

该事件再次发生后,这段被打视频就出现在了不少人的朋友圈中,随即,何艺遭遇了一场网络暴力。

胡某称之为,事发后他要求家人删掉视频,但“视频已经在太康传开了。”

轻生?

“视频传开了,她不想在太康继续生活了,她说她不想当小三,想要正大光明的一起生活。”胡某记得,事发后,何艺给她发去了这样的消息。

8月16日,二人住在周口市一家酒店内,8月17日,胡某称之为要到信阳参加单位的组织的自学。因嫌前一晚所住酒店“太吵”,胡某便为何艺在事发酒店进了房间。

胡某拿出一张名为禹姓的女性身份证,转交何艺开房。事后,他说明,这张身份证是捡来的。

8月20日凌晨两点多,何艺给胡某打了一通电话,电话里传来呼呼的风声,“她说顶楼的风好大,我劝说她返房间睡觉,她就把电话悬挂了。”

天亮后,何艺的电话再也没有切断。

据媒体,警方调取的聊天记录表明,8月19日,何艺多次流露出轻生念头,胡某说服无果后,与其发生争执。胡某发微信给何艺:“那你去死吧!!多大点事啊,非要死要活的,你忘不烦啊?!咋说你都不听啊!!”

三分钟的沉默后,何艺只恢复了一个字:“好”。胡某回复,“你想死哪?咋死?要帮忙不要?”

何艺没有回复。

据媒体报道,何艺与胡某8月19日深夜11点11分的微信聊天记录表明,当时,在何艺称之为杨某强奸了她之后,胡某曾回复说,自己跟杨某打了电话,对方说没,就是喝了些酒,晕晕的。

“我骂了他一顿,他说道等会醒了给你致歉去,不是故意的。”何艺恢复:不要,我不想见他。

强奸?

晚上,何艺给胡某放了一条消息说道,杨某强奸了他。

杨某,是胡某“关系非常好”的朋友。胡某称之为,因为担心女孩的状况,2016年8月18日晚上,他打电话给杨某,要他“拜托照料一下何艺”。

警方对杨某所做到的询问笔录显示,其曾到过何艺住宿的酒店。

8月19日下午,杨某第一次到酒店去找何艺,“地上和桌子上都是啤酒瓶子,烟以及零食”。他找到,“何艺已经喝多了,情绪非常低下。”她说,“你不知道吗,我在太康有名了,中间还时不时地大笑一下。”

当晚9点多,应胡某要求,杨某再次去酒店,此时,房间内状态并没什么有所不同。只是在厕所的梳妆台上,杨某找到一个类似于刮胡刀的刀片,扔到马桶里后离开了。再次回到酒店,杨某称之为,何艺已经睡觉了。

一年半后,2018年3月23日,胡某所做询问笔录显示,警方质疑其为什么没在案发后第一时间如实陈述此事。对此,胡某解释说道,他跟杨某的关系很好,“他当时正在饮酒不愿意去看何艺,是我一直欲他拜托,他才去的。”胡某还称,因为当时何艺一直正处于醉酒状态,他觉得强奸之说道“是醉话,不是实话”,所以没在意。

验尸报告显示,没检测人体精斑。

惩处

根据酒店记录表明。

2016年8月17日中午12时,何艺入住该酒店5楼的客房内。

8月18日下午3点,何艺曾离开了房间,离开了前要求服务员“清扫下房间”,服务员进入到房间后,发现“有很多啤酒瓶,随意地扔在地上,还有散落的袋装零食”,沙发旁有一双男式皮鞋。

8月19日,服务员再次打扫房间时,屋内没有人,地上很脏,仍有布满的啤酒瓶和零食。

8月20日、21日,服务员屡屡两次清扫房间时,房间仍然没有人,“房间里的东西也没动过”。

8月22日,服务员又没见到客人,“因押金过于”,酒店工作人员将何艺回到房间里的物品拿到前台,办理了自动退房。

据河南周口市川汇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,胡某和何艺用于他人身份证开房,2018年3月23日,胡某因冒用居民身份证,被周口市公安局七一路分局拘押十日。

可爱

间隔几天,何凯青就会回到老房子,但她很少在那里过夜,害怕回想女儿伤心。她买了几样当季的新鲜水果,放到女儿的照片前。

女儿死后,何凯青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,甚至未曾放过每一双鞋,可她没有看见女儿留给的任何只言片语。何凯青实在,“她不会这样离开了我的。”

在一堆旧物中,何凯青看见女儿幼时的作文,陌生的笔记写下了“妈妈我的好妈妈,我爱你。”她抚摸了无数次,一直在掉眼泪,“我这么年长的孩子,我好想要替你啊。我的好孩子死的不明白,还堕了一肚子坏名声。”

房间里的木柜子,每一处都表明着年代的久远。木门上,贴着掉色的小插画。何凯青说,那是何艺父亲以前砸坏了门,何艺善良地拿贴画遮住了。

房间里的每一处陈设,都保持原先的样子。床单,是女儿喜欢的卡通形象,衣柜里,是女儿的旧衣旧衫,她背过的包,她碰过的玩具。每一样,何凯青都舍不得扔到。

何艺十岁时,父母离婚,此后和母亲一直生活在一起。以后2015年,母亲才重新组建家庭。经历下岗风波,母女俩互为彼此的依赖,何凯青在本地打零工,还去厦门的电子厂打过一年工,后来在县城夜市上摆摊买衣服维生。

何凯青说,女儿告诉生活不易,非常心地善良善良,印象里,女儿甚至都不大哭,连帮妈妈工作时被烫伤了胳膊都没告诉妈妈。为了伴妈妈快乐,临睡前,她就给妈妈谈一个小故事。

2012年9月,初中毕业的何艺考入周口幼儿师范学校,就读于学前教育专业。此时的何艺已经出有落成了一个大姑娘,身高一米七左右,长相出众。在夜市老大妈妈卖衣服时,也常被人弗可爱。

何凯青说,有人给女儿讲解男朋友,条件都非常合适,可何艺不讨厌,只是说道,“太愚蠢了”。

判定

何艺的遗体已经放在周口市第一殡仪馆很久了。

何凯青想要女儿能放心起身,入土为安。多年来,她不停地东奔西走,想还女儿一个真相。

太阳落山,何凯青去给女儿买水果的路上,小三轮车里,她和女儿的宠物狗毛毛坐在一起。她很安静,像是自言自语,“我真的很想告诉每一个人,我女儿不是小三,我们也是受害者。”

在何艺的好友佳佳(化名)的印象里,好友从来未曾谈到这个男人,在她眼中,好友自尊心很强,“以前她跟我说道过,她喜欢年纪大一点的男生。”佳佳慧的,也许这是好友从小缺少父爱造成的。

2017年3月,警方经过调查取证,对何艺非正常死亡案做出不予立案要求后,何凯青不服,呈交复议,同年3月21日,周口市公安局七一路分局于驳回要求不立案。

随后,何凯青向周口市汇川区人民检察院提出立案监督。2020年3月12日,川汇区人民检察院就发出《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》:对何艺死亡案未予监督立案。

决定书称之为,经该院复查认为,2016年8月17日至22日,胡某在信阳学习期间,没有离开了过信阳,回避胡某杀害何艺的指控。关于杨某否强奸了何艺,没其他证据不予证实。

决定书称,经现场勘查、检验意见、专家研讨等证据,何艺之杀回避他杀。从何艺与胡某的微信聊天内容及何艺手机浏览的内容看,何艺均有自杀的指控。公安机关认定“何艺之死无犯罪事实发生,可分不成刑事案件”的结论合乎法律规定。

疑点

2021年4月1日,何凯青就阿香、阿香母亲等五人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向当地警方提起起诉。

案件发生后,何凯青一直在为女儿死亡一事奔波。至今,她还对女儿死亡的真僵持猜测态度。

“警方曾经告诉他我,一般自杀身亡的话,身体应当在空中呈圆形弧线掉落,但我女儿更看起来横向坠落在的,那如果回避了他杀,为什么不会横向掉落呢?而且竟然是丢弃在了一个并不宽敞的阳台上。”

何凯青认为,即便女儿是自杀身亡,也和当年被拍摄视频及被传遍网络一事有因果关系,“这些参与者是不是有责任?是不是也应当追查拍摄者和传播视频的人,追究责任?”

家属希望需要调查清楚,何艺的真正死因,以及死前否被强奸,“我们期望公安需要新的立案调查,恢复并获取给我们相关监控内容。”

就此事,记者致电周口市太康县公安局,对方称,此事还在调查中,周口公安负责管理此案。记者致电周口市公安局,截至新闻报道前,未得到相关回复。

本报将持续关注此事。

记者:孙倩 发自河南周口

编辑:高建军


福晟 福晟集团 福晟 福晟集团 福晟集团
分享 0